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《桐城当代书法集(己亥卷)》作品网络展(一)

2020年05月21日 14:01 来源:未知 人气: 手机版

彩云冒险岛,宠爱mv女主角,绝地求生全军出击pc

>“山尽山复起”

写在《桐城当代书法集(己亥卷)》出版之前

秦金根

二龙山绵延桐城境,宛然龙眠之形,景色秀绝,宜居宜游,长养人文。明人徐浩以“山尽山复起”拟之。此自然景象之描写,实亦是明清以来桐城文脉之形容也。桐城文气郁勃,文风隆盛,明清至今,代以继之,名家挺生,佳作跌出,蔚然而为桐城文派,播誉华夏,垂范史册。刘大櫆、方苞、姚鼐、方以智、朱光潜、方东美 文峰耸峙,前驱后继,接续不断。书虽小道,然写心明性不可废也。桐城书道亦呈胜景,姚元之、张祖翼、潘学固,皆长于书,以书名世。而清臣文宗,政事清吟之暇,亦兼善翰墨,笔走龙蛇,达意畅怀。张英、张廷玉、左光斗、刘大櫆、方苞、姚鼐、方以智 书札小笺,后人皆以得片纸珍藏为荣。

桐城当代之书法,植繁于文脉,接续于传统,前瞻于将来,砥砺前行,当能扛时代之任。

桐城书协重视积累,摒弃浮浪,用力见之于一笔一画间。杨艺平诸君,相约以五年为期,齐集佳作,相聚探讨,汇报展示,并结集出版,以促进之,提高之。首集甲午卷出版,卅六君逾百精品,书体兼备,风格多样,其立志于翰墨,播扬艺美之心跃然。

时光荏苒,五年倏忽而过,桐城诸君践诺初心,再聚己亥。书为寂寞之道,汉张芝池水尽墨,释智永登楼数十载不下,方能名家于当时,永载于史册。故桐城当代之书,非区区五载十载可遂大志,追前贤,立新创派。然水滴石穿,磨杵成针,必赖于矢志不移,夙兴夜寐,方期集腋成裘,有所成之。故值此《桐城当代书法集(己亥卷)》付梓之际,仍可审视之,总结之,以备来日之资,以成将来之美。

桐城当代之书乃全国之缩影也,而当代之书或可检视者有三:高论艺术之玄,而捐弃为艺之本;口言志在积累,而失于急功近利;明于韵深调雅,而寐于读书修为。试论之,以期共勉。

当代书人乐于谈论书乃纯粹之艺术,并以此为傲然。其剥离实用性,仅存艺术性,视实用为琐屑俗务,唯恐实用之俗将大碍于艺术之雅。然此论实大谬也。书法以汉字为载体,汉字具音、形、义三者为基本属性,唯取形之一端为书所用而弃音、义者可乎?古之书或为书札,或为手稿,或为名篇,或为祭诔,其寓志寄情,与书艺相辉映,曾可有舍文字内容之书哉?传统之书或刻镂于甲骨、金石,或浇铸于钟鼎,或手书于纸笺,书之为艺与工匠、工艺之用曾能分而离之乎?今人之书虽少以书札以传情,碑志以寄怀,然则根依于汉字、笔墨纸者不变。今人研究古人,习甲骨而不顾殷商占卜之问,学金文而无视钟鼎铸刻之事,临汉碑而不见石碑凿刻之工,摹《兰亭》而不及其文之情之义者,可乎?书之为艺,绝非仅有艺术性,书艺之神髓当根植于文字之用、内容之寄、工艺之美之中,故习书者当综合之,熔铸之,而非剥离之。

书为寂寞之道,当今人人知之,然真正甘寂寞而守清静者有几人?今人习书,与古人较,实已失诸多优势。古人发蒙即把习毛笔,今人发蒙则把习硬笔;古人以把笔为日常,今人则以滑屏幕为日常;古人把笔从容,今人把笔则匆匆;古人以清守书斋为常,今人难能于书斋中得片刻之静;古人节奏舒缓,可读可思可卧可游,今人节奏殊快,朝南暮北 以习书论之,古人得先天后天之胜,而今人倘不能百倍用功,又何能奢谈超迈古人而创新之?更兼今人为会员、为奖次、为入展、为考学、为拍卖、为理事 为书外目标而求书艺,急功近利,其书存形式而舍韵格,留笔墨而乏内涵,弃中正而逐支离,求内涵而益浅薄亦必然也。

古人论书以坚质、浩气、高韵、深情为上,非徒求笔墨形式而已。蔡邕论“书者,散也”,取诸怀抱而抒发之;扬雄倡“书,心画也”,以见出君子小人之别;王僧虔论书以“神采为上”,孙过庭重“达其情性,形其哀乐”,黄庭坚则更以韵高为求 王羲之“正直有识鉴,风度高远 故其书法韵胜遒媚,出奇入神 ”颜鲁公“平原气在中,毛颖足吞虏”;苏轼则“笔圆而韵胜,挟以文章妙天下,忠义贯日月之气,本朝善书,自当推为第一”。静修人品,厚积学养,书方能有气格。书重字外功,非追名逐利者,当读书以明心养气也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tongchengcloud.com/tongchenglvyou/2604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下一篇:安庆市政协考察组来宿考察城镇老旧小区改造

上一篇:宿松县就业局开展主题党日活动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桐城 书法 安徽省 今人 协会会员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,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,带来共鸣,带来思索,带来快乐。

签名: 验证码:

评论列表

    Copyright © 2018 桐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